返回首页|设为首页|联系我们

2015年第十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”总决赛高中组特等奖作品(二)

2015-12-6 21:39:30      来源:      人气:1697

2015年第十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”总决赛高中组作文题目是:根据刘慈欣《三体》的选段,谈“我们该如何抉择”。



【总决赛高中组特等奖】庞乐敏:别让我们踏上外星,做个痛苦的抉择


一、小作文(《三体》梗概):

因为太空阻力,星舰地球的燃料与配件不足以支持所有飞船顺利到达目标星系。是杀死其他舰船的生命以集中充足的物质,还是维持现状让所有人死在航程之中?自然选择号的三位舰长进行着痛苦的抉择。正当他们为毁灭他人而良心谴责迟疑久际,他们发现章北海却已开始了对其他四艘舰船的攻击设定。三人急忙进去阻击,但章北海仍决定继续攻击设定。设定即将完成,终极规律号却意外地先一步向自然选择号及其他三艘舰发动攻击,蓝色空间号外,其他三艘舰船被毁,早已做好意外事变准备的蓝色空间号立即反击被摧毁了终极规律号。最后的幸存者蓝色空间号收集了其他舰船的物资后,在由飞船残骸围成的环形陵墓中哀悼了死者,也认可着太空新道德与黑暗新人类的降临。


    二、大作文:

我们该如何抉择

一部分人死,或者所有人死,这是太空为星舰地球设定的生死定局。

像幽灵一样,面对这句话,我的心在剧烈地震颤着。怎么会到了如此地步?人类本是地球万物中的一支,犹如系列产品中的一款单品,人类与地球万物有着紧密相关的匹配——生长的能力,秋风哀飒,落木萧萧,却也不乏金黄决明与带露菊花,在秋月下盈盈地生长;春风缓缓,圣洁的白雪在煦日的轻吻中化作流动的歌谣远行而去,鸢飞鱼跃,草长莺飞。四季一个轮回,不断生长,不断轮回,这种变化让大自然富有活力与弹性空间,不断生长的人类可以在这弹性自然空间中,达成新的合作,现代的人类文明也同样是扩张,遥想16世纪的航海家们带着欧洲文明狂横杨帆,多少历经千年的古老文明在这工业文明的扩张下被蚕食驱逐。科技不断飞跃,人们不再满足自然那缓慢的生长,他们急切地呼喊更大的空间。于是,用钢铁、用青铜、用合金、用陶瓷、人们为自己创造了“无限空间。甚至,人们要抛下这个缓慢的地球,飞出太空。浩渺寰宇,当人们架着粟米般的铁壳漂浮,骤然发现,人类还在生长,但这铜墙铁壁无法生长,它是那么的有限,那么地刚硬、冷漠、无情。生存空间成了唯一的关注点,北极附近有一种草鼠,因为草地有限,每年过度繁殖的草鼠竟会排着队跳下悬崖。它们选择了牺牲自己,作为留下大部分小鼠生命的代价。它们,选择了一部分人死”。我在想,在期待,在太空中与有限空间的博弈中,会不会,也有这样一群人们?而为什么故事中的我们,往往会选择了毁灭另一方?

 

在故事中,面对抉择,出现了三种应对形式。自然选择号,意识到了干掉一部分人的必要,却因为自己还保留着的人性,对生命的敬畏而错失良机。自然选择,即残酷的优胜劣汰,而自然选择号却因社会性的理性道德,输了这场太空的自然选择。终极规律号毅然发动了毁灭,却反被反击报复输掉了生存。见之,终极规律在人类社会中也许是对弱肉强食先下手为强的贯彻落实。蓝色空间号,既下不了决意毁灭他人,也没有牺牲自己的觉悟,而是采取了周到的防备措施,你若犯我,我必反击,最终赢得了那黑暗却又闪烁着蓝色星光的诡秘空间。非要就此而选,我支持蓝色空间号。 犹豫不决之际,至少先保护好自我。它的自我保护工作,落到了每一个乘客的身上,相对于其他飞船舰长选择私下几人秘密讨论而言,这表明它是让全体公民参与了这种抉择,让每个公民都承受着这种抉择的痛苦。最后,也才能让每个公民如此之快地最先接受了太空新道德,是这种社会共识使得长宫能迅速果断地反击。想必之下,自然选择号的舰长选择独自承受痛苦,在我不能代表所有人的矛盾心理下,他们的精神不堪重负,只能无力地接受毁灭

如果说“蓝色空间号”的成功因之拥有了群众性的共识,那么这个故事的悲剧也恰是因为这群众性的人道泯灭,他们选择了“平静地葬送了人性以换取生存。生存还是毁灭?莎士比亚一问惊人心弦。是的,蓝色空间号生存下来了,肉体的生存,却伴着灵魂的毁灭。这灵魂是我们现在理解的灵魂,她不是宇宙的漆黑,她是地球上云朵的轻柔,对每一个纤细的生命都保有一份崇敬。如冯至写道:这个小昆虫/它或许经历过一次交媾/又或许刚抵御了一次风浪。她会与生命对话,能为生命所感,感于一只水牛笨拙地撞在花树上,立时繁花飞旋,轻柔地跳入水牛柔软的灰皮上”,这样细微的愉悦人的生命中抽离了这些。抽离了风、水与麦浪,抽离了艺术与美,抽离了最原始的恻隐之心,这,还叫做人吗?只有“先毁灭对方”的决绝,只有面对生命逝去时眼中冷如星光的麻木,那不是人了,是一具行尸走肉,是宇宙洪荒之初的一头野兽,他们在接下来的航程中,自相残杀也未可而知。但这是未来,无法由我们审视。

读《三体》,不由忆起另一部影片《雪国列车》。由于冷却剂的错误使用,幸存的人们躲到了一辆永动的列车上。从头车到尾车是从高到卑的等级。贫贱车厢中有一名德高望重的老人正带领人们起义。然而男英雄终于闯入头车时,最高长官宫维克福却告诉他一个残酷的事实:为了维持生态平衡,车载人数必须要限制,而清除多余人数的方法,正是由他与那位老人里应外合。由老人主导革命,而他则镇压革命,在镇压中杀死额定人数。没错!当人类离开大自然时,必定有的人要担任造物主的责任,人造人为地进行自然选择,沉重得让人无法承受却必须认可。

最后,男英雄选择炸掉列车,让孩子们重新踏上大地。我的抉择?趁选择还早,好好地守住自然,别让我们踏上外星,做个痛苦的抉择。

移动客户端
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