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|设为首页|联系我们

2015年第十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”总决赛高中组特等奖作品(一)

2015-12-6 21:31:18      来源:      人气:1607


2015年第十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”总决赛高中组作文题目是:
       根据刘慈欣《三体》的选段,谈“我们该如何抉择”。


【总决赛高中组特等奖】代童:生是最艰难的跋涉,死是最安静的长眠

 

获奖者:代童


一、小作文(《三体》梗概)

这是第二个人类文明的佛晓,星舰地球的领导者们面临生死抉择。到达六万年外的目标星系是存活的唯一希望,可燃料只够一艘飞船,配件只有两份存余。一部分人死,或者所有人死?谁该去死?

自然选择号飞船的东方延绪无法回答,她无法选择牺牲,也不愿当魔鬼。章北海用武器系统替她作答,可他心底的柔软让他们和企业号、深空号共同被终极规律号的次声波氢弹毁灭。早有准备的蓝色空间号用激光武器、核导弹等反击,成为最后的幸运儿。而在太阳系的另一端,青铜时代号完成了对量子号的次声波瞬杀。

黑暗的新人类已经诞生。蓝色空间号为全体死难者举行葬礼。生命换来的资源会让他们活下去。新文明、新道德已形成,太空新人类度过了婴儿期。


二、大作文

我们该如何抉择

死亡并不可怕,只是一场长眠。在我还未有能力吞没这个世界之时,与其艰难跋涉,不如安然沉睡。我们仍会醒来。

——江南·题记

几世纪前舞台上的青年发出铿锵有力的呼喊:“生存,还是毁灭?还是个问题!”而这个问题,我亦无法作答。

人本就是不完美的物种,我们会生病,会疼痛,会惧怕死亡。正因如此人才显得真实,没有人愿意背负魔鬼的重担,但不幸的是,天使占了更少数,大多数人都只是平凡的普通人啊,他们没有什么任务使命,他们只想平安地过完一生,他们有一己私利,他们选择生存。舍生取义的是英雄,寻求生机却也不是懦夫。正如黑与白之间夹杂的灰色,躲在灰色阴影下的我们可以卑微蝼蚁,但绝不可扭曲如蛆虫。我们是带有缺憾的、真实的人。

生命中涉及生死的时刻毕竟是少的,但抉择数不胜数。每当下定一次决心,过去的自己便逝去了,新的自我已然诞生。故曰,人生在世,皆在一念之间。

开头的问题,我想答案自在吾心了。

我现在死亡。

记得村上春树说:“死非生的对立面,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我在开头已经说过,这与道德或黑暗无关。我只是不愿苟且地生,从此背上性命的债。我希望我长眠之后仍可被存于世上的某个人牵挂,在想起我时亦有真情涌动,而不是如张爱玲所说的那般,想起一张苍白无力的脸。我从心底羡慕扑火的飞蛾,羡慕它们奔向死亡的勇气,只为追寻刹时的光、热与影。欧文·斯通在《龙纹身的女孩》里写道:她突然明白,爱,是想要燃烧自己的冲动。”那么奔赴死亡,也是爱的一种了罢。

突然想起杨绛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很多人问我们夫妻俩为什么选择在最艰难的时候留下。我不明白怎么有人不明白。那是我的国家,国不在了哪有家?我爱这片土地,死亡便成了微不足道的问题。”这是中国文人的风骨,这是最伟大的平凡。

那个写过“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鲜花一片的诗人啊,当你躺在铁轨上听到火车汽笛声时定是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鲜花吗?默尔索,我的兄弟,当你葬下妈妈的灵柩,是否终于读懂了那充满星光与暗示的夜?黄花岗的英灵们,与我一般大的稚嫩面庞啊,当你们奔赴那场声势浩大的死亡,心中是怀着怎样的家国,怎样的明天,怎样豪情万丈的理想

这就是爱了罢,我这样想过,为了一份信仰和牵挂面无惧色地奔赴死亡。

然而不是的。爱是力量,也是羁绊,它不能消除恐惧,它甚至可以加剧不舍。只是有了它,我们在由灰色地带走向光芒万丈的目光时便可不再孤单。

这便是了。维系人类社会的纽带,灰白黑直接的桥梁。我们站在生与死的边缘。有的人付出心底那点小小的温软,从此坚硬如铁刀枪不入,他步入黑色的城池,生为霸主;有的人听从内心那句温柔的话语,从此温润如水不惧生死,他走入白色的光晕,死为英雄。而若执意留在灰色地带,便会被无情吞噬。这一次,我们不能中立。

     既然不选择结局也是同样的,就不如来场声势浩大的死亡。至少临行时有人结伴而行,至少有送别三声,至少会在这世上的某人心里留下一点温软。有这一点温软,然后多一点,再多一点。那人心里便有了爱,于是又多了一位“圣人”。

但“圣人”是不存在的。人首先要认识到我们不可能成为神,这才是智慧的开端。

我们只是小小的星辰,在浩瀚的宇宙中如同草芥,却持续地、温柔地发光。我们太渺小了。以致于我们的死亡都是广袤宇宙中一闪而过的光。可若是我们都能带着心中那份小小的爱,勇敢地走出灰色区域,走入白昼,迎接光亮,是的我们会粉身碎骨,但我们会发出从未想过的明亮的热与光彩,我们平凡的人生从此有些不同。那样恒久的美,会是宇宙中最壮丽的图景。

其实生存和毁灭,本就不是对立的两面。我们费尽手段地生,然而自我早已毁灭,我们奔赴死亡,然而我们还活在世上某人的心里。生生死死,从无定数。正如江南所言,命运这种东西,本来就是用来打破的。是的,我选择死亡,我在心中埋下一头狮子,文明重现之日,雄狮威吼,而我又会醒来。

生是最远的奢望,死是最近的选择,生是最艰难的跋涉,死是最安静的长眠。那么再见吧“蓝色空间”号,文明都做出了抉择。我是沉睡的星,我会醒来。

移动客户端
扫描登录手机 WAP版